电燊网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燊网网 » 商业

【教师范文】我敬佩的一个人---振兴路小学教师“下水文”展示

振兴路小学  导读

敬佩一个人,是用放大镜去看别人的优点,敬佩一个人是一个人发自心底的认可,敬佩一个人,是激励自我的动力,下面就是我校宋学荣老师给大家带来的下水文,很感人哦!


宋学荣,振兴路小学四年级四班语文教师。信奉的教育格言:永远用欣赏的眼光看学生,永远用宽容的心态面对学生。

我敬佩的一个人

振兴路小学  宋学荣

当看到“敬佩”这个词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一个瘦瘦高高但并不健壮的身影,他不苟言笑以至于让人望而生畏,虽鲜见笑容却让人倍感温暖,他用羸弱但却有力的肩膀给了全家乃至整个家族一个倚靠,以至于在他离去的这么多年里,每当遇到生活中的风风雨雨,我们还是第一个会想起他:如果他尚在,或许事情该不会是这么糟糕吧?如果他尚在,我们该不会是这样难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每当想到他,我心里还是有一种隐隐的痛,大概是痛我们当子女的在还不知珍惜他的年龄,他就离我们而去。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回想起与他和婆婆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

二十七年前,我刚刚从师范学校毕业,还只是个才十八岁的懵懂青年,被分配到了一所农村小学任教,他当时是我们的教体办主任。他是领导,虽没有正面的接触,但常听同事们经常说起他的严肃,以至于每个校长、老师都对他望而生畏,谁也不敢和他大声说话。第二年,我被调到了县城里的一所小学,校长给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就是我现在的老公,他的儿子。当时,我本意是不太愿意的:毕竟对方的父亲就是我们的领导,万一谈不成,随便给我个小鞋,还不够我穿的?但母亲的一句话还是打动了我:什么墩头发什么芽,老的正直,孩子准没错,我都打听了,他们一家人是好人。于是在媒人的张罗下,我和老公见面并开始接触了。但是,或许是那个尚早的年龄里根本不懂得自己真正需要寻觅的是个什么人,也或许更多的是无所适从,我在犹犹豫豫间一咬牙,算了。当时自己似乎还做好了被领导暗地里使个坏的准备。刚刚提出分手后的一天,我和他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了,远远地我就看到他了,是自己的老领导,不打个招呼吧,说不过去;但打招呼吧,人家怎么会对自己呢?算了,还是装着看不见吧!正当我准备侧脸匆匆而过的时候,他看到了我:“小宋,上班去吗?”我一抬头,他微笑着,慈祥的脸上更多的是一个长者对小辈的亲切。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无论从一个领导的角度,还是从一个长者的角度,他完全没有必要和我去主动打招呼啊!我慌乱中竟不知怎么做的,只是感觉到惭愧极了:人家根本就没有我想象的那种小肚鸡肠。

这之后,每次遇见,他都是这样做的,而他的儿子,也是这样做的,这让我对他更多了一份敬重。后来我和老公最终走到了一起,我曾想,是不是正是他的这种宽容,他儿子的这种大度,让我对他全家有了崭新的认识?订婚的时候,他对我母亲说:“老唐,放心吧,孩子交给我们,我们会像对待女儿一样的。”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是一个心思细腻的父亲,在以后的生活里,他对我的关心不差起对女儿们的关心,甚至超过于她们。我生病住院的时候,他听说拜佛求神可以化解病痛,从来不信这些的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在供桌前磕头跪拜;每天即使工作再忙再累再晚,他都让司机拉着他到医院去看望我,然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

后来我和老公有孩子了,为方便照顾,他又把我们全家搬到他家里,把他和婆婆的卧室空出来,还专门给我安装上窗帘、空调,换上舒适的大床。他和婆婆到一间小北屋里,冬天小北屋里没炉子,寒气逼人,他和婆婆也不曾有任何表示,都是乐呵呵的。每当我和老公闹矛盾的时候,挨批的必是老公,以至于老公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有时老公还酸酸的,说:“你咋混的,比我这儿子地位高多了。”要知道,老公是独子,向来在家里的地位是不容动摇的。我的母亲曾说:“我有四个亲家(我们姊妹四人),最数你的公婆实诚,对你,比我们做的还尽心。”

嫁到他家来,我才陆陆续续地知道了关于他的很多很多:他是家中老大,母亲早逝,他早早地承担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几个兄弟大到找媳妇盖房子结婚生孩子,小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全部是他和婆婆操扯,从二十岁结婚到他离世,这中间的几十年,他都是在为别人而活着。作为老大,他用自己积攒的一分一厘,给弟兄们盖起了三套房子,最后自己留在了破烂的老宅里;老父亲年纪大了四个儿子轮流供养,但最想赖着不走的就是他家;兄弟媳妇打架了,哭诉的对象必定是他;兄弟姊妹多,谁家缺钱缺粮了也是找他……不仅仅是家里,在村里他的威望也极高,村书记有什么工作难题了,都是找他商量,村里的那些难处理的事,难对付的渣子头,只要他一出面,必定是风平浪静。再乱再闹的场景里,他出现了,高大的身影往那一站,不说一句话,却胜似千言万语,大家必定是瞬间安静,只等他来评判处理,然后各归各路,没有任何后续的扯落。他就是村子里的一面旗帜,因他的存在,村风正气,家族和谐,母慈子孝。

当一切都已成往事,无情的岁月带走了至亲,但带不走对亲人的思念。他的音容笑貌长在梦中出现,他的话还时常萦绕耳边。感谢您,给了我同亲生父亲一样的温暖,给了我受用一生的人生真谛。您,是我永远最敬重的人。


(编辑:王长华  责任编辑:杨继学)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