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燊网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燊网网 » 篮球

上世纪50年代的西南,空军出动轰炸机,仅仅是为了掩护取水

骑兵第一师,在参加开国大典及50、51 、52年的阅兵后,挥师西进,参与了两次重大的军事行动,一次是1953年的甘青川边剿匪,一次是1958年的甘青南平叛,前者是建国初全国大剿匪中西北剿匪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后者属于甘、青、川滇、藏平叛,这两次军事行动,相比抗战、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及建国后历次对外作战,能收集到的历史资料非常少。


上世纪50年代的西南,空军出动轰炸机,仅仅是为了掩护取水


开国大典,四次阅兵,万全合编,两次开赴甘青川边战斗,是骑兵第一师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重大事件,其中,剿匪和平叛是两次不同的军事行动,都有特定的时间和作战区域,剿匪,指的是53年剿灭马家军残余的战斗,作战区域是甘青川边,平叛,指的是58年至61年平息藏区叛乱,主要在甘青南。

先说剿匪 。

新中国成立后,华北、华东、华南、西南、西北都有大量土匪,从1949年5月至1953年,解放军先后抽调了近150万人的兵力,在这些新解放区进行剿匪肃特。剿匪斗争是“解放战争同国民党正规军战斗胜利之后的特殊武装斗争形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为捍卫新中国执行对内职能的首次重大行动。”(军科院《共和国军事史要》)

当时根据匪特的特点,制定了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发动群众三者紧密结合的方针:

在匪情严重的地区,以军事打击为主,政治争取为辅,军事政治双管齐下;

在一般情况下,则以政治争取为主,军事打击为辅。

对匪特斗争的政策:实行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等一系列政策,以此达到争取多数,打击少数,利用矛盾,各个击破,彻底消除匪特之目的。

可以看到,剿匪斗争不仅靠单纯的军事打击,还要结合土改发动群众,彻底根除土匪生存的土壤。广西大瑶山、十万大山和湖南湘西剿匪很有名,湘西从明朝嘉靖年间就匪患成灾,看过《湘西剿匪记》的,还记得那个匪首瞿二十四吧,传到他这一代,已经为匪二十四代了, 建国初期被彻底平息 。不能不说,这样剿匪是治本之策。

这些匪患,在1952年前已基本平息。

西北地区由于地广人稀,情况非常复杂,青马军事集团覆灭后,其骨干多次叛乱,一军、四军在甘青一带反复进剿,到了1953年,青马残余马良、马元祥与四川黑水地区的傅秉勋部相呼应,是最后的一股政治土匪,这时一军已经赴朝作战,骑兵第一师正是在这时,调至甘青川边参加剿匪 。

青马残匪都是骑兵,剿匪部队分为步兵为主的驻剿部队和骑兵为主的追击部队,步兵守点线,骑兵机动追剿,骑兵第一师参战后,直驱唐克(唐昆)山,包围歼灭了马良部主力,最后在郎木寺附近山中活捉了马良。

当时军委特别指出:“ 。。。特别注意搞好民族政策,团结各少数民族下层群众,争取中上层分子,并通过中、上层分子进行工作。。。”

马良投降后得到了安置,同样的还有青海藏区昂拉部落的项谦,争取了十七次,最后只能采取军事打击手段迫其投降,也安置在当地政府任职 。

剿匪不仅是军事仗,也是政治仗,在几年后的藏区平叛时,仍是如此 。


上世纪50年代的西南,空军出动轰炸机,仅仅是为了掩护取水


1958年甘青藏区叛乱,是拉萨武装叛乱的前奏之一,为什么说之一,因为1956年康区的理塘就发生了武装叛乱,叛匪中比较有战斗力的四水六岗卫教军,就是以来自康巴和安多(甘青南)两个藏区的叛匪为主。

那个时候,空军出动轰炸机,震慑、驱散叛众,入夜后长时间滞空,打照明弹,仅仅是为了掩护被围的我方人员能到河边去取水。几位骑一师的老前辈都多次说过一件事,就是平叛时解放军不能开第一枪,58年在甘南如此,叛乱后的59年在青南仍然如此。曾有参加过西藏平叛的老兵回忆,刚开始平叛时,部队还有一项规定,叛匪败退时不得进行火力追击 。

前不能打后不能打,如果是正规作战,哪可能有这样的事,参加59年平叛的藏字419、11、55、130这四个师,1962年都参加了对印自卫反击战,看看战果,打出了什么样的技战术水平。为了保护群众,为了民族团结,当年的解放军,太不容易了,雪域高原作证,什么叫红星菩萨兵。

从叛的相当一部分是被煽动、裹挟的底层群众,百万农奴挣脱封建的、宗教的枷锁,是有一个过程的,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当年出于民族团结的大局需要,对剿匪、平叛的细节报道的不多,也是应该理解的 。


上世纪50年代的西南,空军出动轰炸机,仅仅是为了掩护取水


但是,部队官兵的牺牲与付出,是不应该被忘记的,老前辈们的口述是一段真实历史的反映,把解放军方面的真实经历尽可能多地记载下来,让更多的人,记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平生活,是付出过沉重代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