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燊网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燊网网 » 家居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一个追随丁元英精神的学徒34

原创/李撒欢「唯一作者」

说明:丁元英是电视剧《天道》中的主人公,电视剧改编自作家豆豆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芮伟峰对芮小丹的说教


芮小丹在《天道》/《遥远的救世主》中,跟她父亲的关系一直是比较僵硬的。就像最后肖亚文说的,芮伟峰所凭借的只是血缘关系。不懂也不了解芮小丹。

芮伟峰经常对芮小丹说的话,就是「我是为你好」。

你不能读法律,我不赞成,即便你办好了留学手续也不能去读,这次你必须得听你爹的,我必须要对你的前途负责。你去读影视编剧,我给你联系学校,学费、食宿统统不用你操心。

甚至还让芮母也来劝:

你爸说这正是你的优势,说你脑子好使,用心学上几年,出来正是干点事的时候。考大学你违背了一次他的意愿,本来他还指望你成龙成凤呢,可你当警察去了。

芮小丹很反感,表示自己的事自己做主,芮爸不能要求自己为了他的寄托而生活。

估计芮爸心里也苦,这么好的苗子,自己手里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这孩子就这么倔,不听话呢。

芮爸其实提出的建议也不错,为什么芮小丹会如此反感芮爸的说教、干涉?

01 最值得珍视的动机:自主性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驱动力》


《驱动力》是丹尼尔·平克研究,当奖励与惩罚对于他人的激励无效的时候,该怎么办的问题。其提到解决这个问题要回到人类的普遍需求。

很重要的一个理论,就是「自我决定论」,人类有三种基本需求:

①自主性需求

人们感觉自己的行为是自发的,是出自自己的选择。

②能力需求

能胜任自己的工作,并从中获得愉快反馈

③归属的需求

与他人建立持续稳定的人际关系

这里重点讲一下自主性需求部分。

更简单的理解,就是「我选择」。

为什么芮伟峰觉得都是为芮小丹的前途考虑,都是为她好,但是芮小丹却不领情呢?

因为这些都是芮伟峰他的选择,而不是芮小丹自己的选择。

「我选择」是三种需求中最重要的需求。

这个延伸出了非常多的相关概念,比如,要对做的事情有热情,积极主动的习惯等等。

为什么「我选择」如此的重要?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史蒂芬·平克


世界语言学和认知科学方面的顶级学者史蒂芬·平克,对此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共同命运」。

共同运动的事物被视为连接在一起的整体。

跟大部分人所理解的常识不一样,我们对于自己身体边界的判断,并不是简单基于物理的边界,而是基于心理上判断形成边界。

我们会有意识驱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进行运动,然后观察什么部分参与了这个行动。基于这种反馈认知,确定自己的身体边界。

最终产生的结果就是,我们往往会认为工具,包括自行车、汽车、手机等等,都是我们自身躯体的延伸。

就像很多人一旦找不到「手机」,心理上会产生一种相当于断臂一样的恐慌感。

我还记得有次自己侧身把自己左胳膊压在身体下睡觉,结果午夜突然自己一下子坐起来。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左胳膊消失了。那一刻用右手怎么摆弄左胳膊,我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即使我看着它仍然完好的长在我身上。

过了好一会,血液开始重新过左胳膊的时候,才感觉到一阵刺痛,酸麻。然后慢慢的才重新找回了左胳膊的感觉。

关于这一点,网上有个非常经典的视频,《橡胶假手实验》。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橡胶假手实验


在实验者面前,放一个假手,然后把真手和假手用一个挡板隔开,眼睛看不见真手。

用小刷子同时刷实验者面前的假手,以及挡板背后的真手。

这时候人的大脑会错把面前的假手认为是自己的。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对方拿出一把小锤子,迅速砸向假手。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结果实验者都会产生类似自己真手被砸的反应。极度的恐慌和大惊失色。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两把小刷子,才10几秒的时间,就能让一个人在心理上把假手关联起来。

所以,我们对于自己身体边界的判断是基于心理而非物理。

这意味着什么呢?

如果一件事情,是一个人被迫去做的。那么他在心理上会感觉自己被剥夺了,同时会认为这件事与他之间格格不入。他完全无法融入到做件事上去。

这时热情也好、积极主动也好,必然是不存在的。

即使是为了钱的动机去做这件事,依然会感觉到无比的痛苦。因为他的内心对此是割裂的。因为这种感觉是理性无法控制的。

就像实验者在参与橡胶手实验时所说的,虽然自己知道面前的橡胶手是假的,但是由于感觉的反馈是一致的,所以内心中依然认为这两者是一样的,是无法被区分开的。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芮小丹的反应


所以,当芮小丹被她父亲说教,甚至被安排的时候,第一反应不会是这件事合理不合理,而是会先产生一种剥夺感。

一种自己人生选择被剥夺的感觉。

让人产生一种应激反应,下意识的先进行否认和对抗,来保护自己的选择权。

再举个例子,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罗密欧与朱丽叶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理论叫做「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

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就是青年男女罗密欧与朱丽叶偶然邂逅一见钟情,但由于双方家族有世仇,导致各自家族的竭力反对阻扰他们的爱情,家族的压迫并没有使他们彼此分手,反而在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后爱得更深,最终双双殉情。

一段感情,反而由于父母干涉、社会舆论压力等障碍,让两个人爱的更深。

背后的原理,其实就是自我选择权的被剥夺。

也许刚开始两个人感情没那么深。恰恰是由于外部环境的阻挠,导致双方心理上产生了应激反应,来保护自己的选择权。随着沉没成本越来越高,导致这个选择变得越来越值得捍卫。最终做出极端的反应。

自主性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甚至是最重要的需求。因为它代表了人对于自我身体边界的认识。如果一件事情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我们在心理上甚至会把它当做身体的一部分,我们因此会更加热情,积极主动做件事。

不是因为这件事带来的外部激励或惩罚,而是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值得我们去努力。

02 如何在保护自主性的前提下实现目的?


我们总是需要进行协作,有时可能无法保证所有人都能选择自己想要的。那该怎么办?

就像芮伟峰,如何才能让芮小丹自己选择,那条芮爸想要让她走上的职业道路呢?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丹尼尔·平克


丹尼尔·平克提到了有两种思路:

①为什么+可选项

就是解释背后的原因,以及提供可以做选择的选项。

这个往往在有明确权力层级组织中应用比较多。

比如,作者在书中提到自己教授社会心理学课程时采取的方法。

没有学生喜欢考试,但考试这个目标是很难被更改的。于是,作者做了一点小小的优化,就是让学生自己选择考试的形式,可以选择是选择题还是问答题。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偏好和能力来选择自己喜欢的形式。这样学生们就会更有动力来进行学习和考试。

背后的原理也很有意思。

人只追求有选择选项,而不在乎这个选择选项背后的实质是什么。

就像考试本身是当下必须存在的,这个是没办法改变的。那么能做的就是在考试形式上给予一定的自主性。

即使是这种形式上的自主性,就已经可以有效保护他人动机了。

我们熟悉的朝三暮四还是朝四暮三的故事,很多人嘲笑猴子傻,实际对人来说也一样。有两个选项,也会让人动力十足。

②利用环境影响:目标感染+行动机会

对于没有直接权力层级关系来说,往往需要采用这种方法。包括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以及亲情关系等等。

方法就是:目标感染+行动机会。

目标感染,就是指不直接讲道理,而是让受众自己透过故事等各种方式,自己总结出来。

心理学家发现,我们甚至不需要认识某个人,只要看到一个人的故事,觉得他的目标是积极的,就能感染到我们。

比如,想让一个学生积极学习,讲很多人生哲理是没用的,还不如找一本名人传记让大家读。自然就会了解目标、努力、坚韧、求知欲是多么的重要了。

比如,《遥远的救世主》这本书对于我个人的意义也在于此,它并不是一本学术的书籍,给你讲很多原理,而是透过丁元英这样的角色设计,让你了解到一个人还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这就够了。

行动机会,就是非常容易实施行动的环境。

在《刻意练习》中,提到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波尔加与他的三个女儿


在20世纪60年代末,匈牙利心理学家拉斯洛·波尔加和他的妻子克拉拉,坚信正确地养育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将他变成天才。

他们生育了3个女孩,最终将三个女孩都培养成了世界最顶级的国际象棋棋手。

大女儿苏珊·波尔加在4岁时就赢得了她的第一个冠军,后来成为第一位被授予特级大师称号的女棋手。要知道之前从来没有哪位女棋手获得过特级大师称号,主流的观点认为国际象棋是男人的天下。

二女儿索菲娅·波尔加一度成为世界上排名第六的女子国际象棋棋手。

三女儿朱迪特·波尔加在15岁零5个月时就成为特级大师,在当时的无论男子特级大师还是女子特级大师之中,都是最年轻的。在世界女子国际象棋棋手中连续25年排名第一,并一直保持到2014年宣布退役。

拉斯洛·波尔加是怎么做到的呢?

实际上就是在三个女儿还很小的时候,就把国际象棋环绕在她们的身边。(降低行动成本)

将国际象棋当做她们的玩具。因为小孩子的好奇心是无穷的。

他们会自己琢磨如何跟国际象棋进行互动。

等到他们开始对此变得认真起来的时候,就可以引入教练或导师进行更专业的培训来提升技能。这时最重要的依然是保护孩子的动机,让其对此产生兴趣,在此兴趣上获得正向反馈。

这时候可以让其看一些国际象棋大师的传记经历。(目标感染)

为此,在家中,拉斯洛·波尔加买了6000多册棋书棋刊,房间里、桌子上到处摆着悬而未决的棋局,墙上还挂着世界冠军的肖像。

最终她们会自己下定决心,然后才有后面巨大的投入付出,在技艺上突飞猛进的过程。

稍微对比一下,看芮爸与芮小丹的关系。

在芮小丹的人生成长中,芮爸一直是缺失的状态。在芮小丹的心目中,芮爸既不伟大,甚至有些猥琐,为了能有更多女人,跟她妈离婚,保持单身。

等芮小丹长大了,芮爸又基于自己个人的价值喜好,横加干涉芮小丹的选择,引起芮小丹的反感或反抗自然也不足为奇。

总结:


芮伟峰以我都是为你好,想要让芮小丹报考影视编剧,引起芮小丹的反感甚至是反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原因就是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违背了一个人最基本的需求,自主性需求。

而自主性需求背后的原理,就是认知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提到的共同命运理论。

共同运动的事物被视为连接在一起的整体。

我们对于自己身体边界的判断,不是基于物理层面,而是基于心理层面。这意味着,如果一件事是我们被迫去做的,那么这件事在心理上就会产生隔阂,我们内心里无法和这件事连接起来。即使由于奖励或惩罚不得不去做,我们往往内心里会承受一种撕裂感的痛苦。

而只有我们自己主动去选择的事情,才能避免这种撕裂感。才能让我们真正跟事情产生连接感,最终涌现出热情、积极主动。

如何才能保护他人的自主性动机呢?有两种方法:

①为什么+可选项。在有明确权力组织中,目标可能无法进行选择。但是具体如何实现目标,则可以让其进行选择。

②目标感染+行动机会。透过一些积极性的素材,影响对方。降低行动的成本。比如,拉斯洛·波尔加培养他三个女儿成为世界级围棋冠军的案例。


只因不懂方法!导演无法让孩子学编剧,心理学家却让孩子变冠军


人最宝贵的动机莫过于我选择。


如果文章对你有启发,请点赞、收藏、转发,支持我写作的意义,让我们一起找到更多的同好者。

想看到更多的后续文章,请点击关注。有任何感想,也欢迎评论,每条评论看到后必回复。多讨论才能见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