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燊网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燊网网 » 家居

《唐传奇》—莺莺传

本文为《西厢记》原本 ,明代《西厢记》由此改编而来!

贞元年间,有个张生,他性格温柔,感情丰富;容貌俊美,风度儒雅,意志坚定,个性孤傲,不合礼仪的事就不做,有时和朋友一同游玩、饮宴,人员嘈杂,其他人都起哄吵闹,张生虽然随和却始终不受干扰。

张生都二十三岁了,还没有接触过女性。有人问他,他说:“登徒子不算是喜爱美色的人,他只是有欲望,我是真正喜爱美色的人,但我却遇不到。为什么这样说呢?只要是美人,未尝不铭记在我心中,由此可知我不是无情之人。”

过没多久,张生到蒲州游玩,蒲州有个普救寺,张生就借宿在这里。同时,正巧有个崔家寡妇路过蒲州,要回长安,也住在这里。这个崔氏妇人,娘家姓郑,与张生母亲家有亲戚,还是张生的远房姨妈。

这一年,节度使浑瑊死在蒲州。有个大将叫丁文雅,不擅于治军,兵士乘机作乱,大肆抢掠。崔氏家境富裕,奴仆众多,住在寺里非常害怕,不知该倚靠谁才好。

张生和蒲州的将领有交情,就请官员保护崔家,崔家才没有遭难。十多天后,观察使杜确奉天子的旨意来主管军政,兵士至此才停止抢掠。郑氏非常感激张生的恩德,便设宴款待张生。

郑氏对张生说:“姨妈是个寡妇,独自扶养着幼小的儿女,不幸遭逢军队大乱,实在难以自保。幸亏你的搭救才保住了儿女的生命,这恩情实在超出一般啊。今天我叫他们用对待兄长的礼节来见你,希望能报答你的恩情。”

她的儿子名叫欢郎,年约十多岁,长得温和好看;女儿叫崔莺莺,郑氏说:“莺莺,快些出来拜见你兄长,你兄长救了你。”莺莺过了很久也不肯出来,以生病为由推辞不愿见张生。

郑氏生气地说:“是张兄保全了你的性命,不然的话,你就要被掳走了,哪还有理由避嫌?”又过了很久,她才出来。穿着家常便服,面容丰润,不加装饰,两颊绯红,容貌非常艳美,光采动人。

张生大吃一惊,忙向她回礼。莺莺顺势就坐在郑氏身边。因为郑氏逼她出来和张生见面,此时她便微微含怨看着母亲,娇弱的好像身体支持不住一样。

张生问她的芳龄,郑氏说:“女儿今年十七岁了。”张生慢慢用话套她,莺莺也不回答。直到宴席结束也是如此。张生从此念念不忘,想向她表白自己的感情,却没有机会。

崔莺莺的婢女叫红娘,张生私下送她许多礼物,乘机说出自己心事。红娘吓坏了,红着脸跑开,张生很后悔。第二天,红娘来了,张生便羞愧地向她道歉,不再谈到莺莺的事。

红娘说:“郎君的话,我不敢说,也不敢泄漏。你对崔家的事都很清楚的。为什么不利用她们对您的感恩去求婚呢?”

张生说:“我从小时候起,就不喜欢随便与人结交。有时身在穿着美丽的女子间,也从不偷看一眼。想不到最后还是被迷住。昨天酒宴当中,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

一整天坐卧不安,倘若请媒人去说亲,还要纳彩问名,手续繁杂,至少也得三四个月,到时候我可能就死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唐传奇》—莺莺传

红娘说:“崔小姐贞洁自守,即使是长辈也不能冒犯她,我们奴婢的话,实在难以打动她。可她擅于写文章,常常吟诗作赋,感动久久不停。你不妨试着作情诗去挑动她。不然的话,就没有办法了。”

张生大喜,立即写成《春词》两首交给她。这晚,红娘又来了,拿着彩色的信笺交给张生说:“崔小姐叫我送来的。”诗篇名《明月三五夜》,诗句是: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张生隐约猜到其中含义。这晚,是庚辰年二月十四日。崔莺莺住处东墙有一棵杏花树,攀登上去就可翻越围墙。十五月圆的晚上,张生以树翻越围墙。

到西厢房时,门已半开着,红娘睡在床上。张生叫醒她,红娘吃惊地问道:“您怎么会来这儿?”张生骗她说:“崔小姐写信叫我来的。你替我告诉她吧。”不一会,红娘出来,连声说:“来了,来了!”张生又惊又喜。

等崔莺莺到了,却是态度庄重,面容严肃,狠狠数落张生说:“兄长救活我一家,恩情可谓深厚。所以母亲把弱子幼女托付给您。为什么叫坏丫鬟送来污秽的诗词?您开始时保护别人不遭灾难,最后却是趁火打劫地想得到人家。

这是以乱换乱,又有多少差别呢?我本想把诗压下来,但那就是包庇别人的恶行,是不道德的,若是告诉母亲,那就背弃您的恩情,是不好的;打算叫丫鬟转告,又怕不能传达我的真实思想,所以写一首短诗,希望有机会亲自说明。

又怕兄长有顾虑,只好用鄙薄的文词,只有这样您才一定会来。不合礼教的举动,怎能不心中有愧。只是希望您用礼义约束自己,不涉于淫乱!”说完,转身就走了。张生不知所措,呆了好久才恢复过来。只好跳出围墙,从此绝望。

过了几天,张生在睡觉,忽然有人推醒他。他惊慌地坐起来,却是红娘抱着被子拿着枕头来,拍拍张生说:“来啦,来啦!还睡什么呢!”她把枕头并排放好,铺好被子又离开。张生揉揉眼睛坐了很久,还怀疑自己在作梦,但还是等待着。

一会儿红娘陪着崔莺莺来,莺莺到时,非常娇羞,好像连动动四肢的力气也没有了,和从前的端庄又不一样。这天晚上,是十八。月亮斜挂在天上,晶莹明亮,清幽的光洒满床,张生心里飘飘然。简直如神仙下凡。

寺里的钟声响起,天快亮了,红娘催促莺莺离开。崔莺莺低声抽泣着,红娘又扶着她离开,整晚她没有说过一句话。张生看到天蒙蒙亮便起床,疑心道:“难道这是梦吗?”

等到天光大亮,看到脂粉的痕迹留在手臂上,衣服上还有香气;泪珠亮晶晶的,还在床上闪着光。这之后又过十几天,莺莺没有一点消息。

张生写《会真诗》三十韵,诗还没有做完,正巧红娘来,张生便把诗交给她,叫她送给崔莺莺,莺莺又开始和他来往。一样晚上悄悄地来,早上悄悄离去,一起住在西厢房里,差不多一个月。

张生曾经追问郑老夫人的心思,莺莺说:“我无法告诉她。”张生便想去跟她当面谈谈,促成这件事。不久,张生将去长安,先把情况告诉崔莺莺。崔莺莺仿佛没有为难的话,然而忧愁埋怨的表情令人动心。将要走的第二天晚上,莺莺没有来。张生就西去长安了。

过了几个月,张生又来到蒲州,跟崔莺莺又聚会了几个月。崔莺莺字写得很好,还善于写文章,张生再三向她索要,但始终没见到她的字和文章。张生常常自己用文章挑逗,崔莺莺也不大看。

《唐传奇》—莺莺传

大体上讲崔莺莺超过众人,技艺达到极高的程度,而表面上好像不懂;言谈敏捷雄辩,却很少应酬;对张生情意深厚,然而却未用话表达出来;经常忧愁羡慕隐微深邃,却常像无知无识的样子;喜怒的表情,很少显现于外表。

有一天夜晚,崔莺莺独自弹琴,心情忧愁,弹奏的曲子很伤感。张生偷偷地听到了,请求她再弹奏一次,却始终没弹奏,因此张生更猜不透她的心事。

不久张生考试的日子到了,又该到西边去。临走的晚上,张生不再诉说自己的心情,而在崔莺莺面前忧愁叹息。

崔莺莺已暗暗知道将要分别了,因而态度恭敬,声音柔和,慢慢地对张生说:“你起先是玩弄,最后是丢弃,你当然是妥当的,我不敢怨恨。一定要你玩弄了我,又由你最终娶我,那是你的恩惠。

就连山盟海誓,也有到头的时候,你又何必对这次的离去有这么多感触呢?然而你既然不高兴,我也没有什么安慰你的。你常说我擅长弹琴,我从前害羞,办不到。现在你将早走了,让我弹琴,就满足您的意愿。”

于是她开始弹琴,弹的是《霓裳羽衣曲》序,还没弹几声,发出的悲哀的声音又怨又乱,不再知道弹的是什么曲子,身边的人听了哭了起来,崔莺莺也突然停止了演奏,扔下了琴,泪流满面;急步回到了母亲处,再没有来。第二天早上张生出发了。

第二年,考试不中,张生便留在京城。于是寄信给崔莺莺,以安慰她的心。崔莺莺的回信,大致记在这里,信上说:

捧读来信,爱抚之意极为深厚。儿女之情,悲喜交集!还送我一盒花粉,一支口红,送我这些装饰品,但我又为谁打扮呢?看到这些东西更增添了思念,只是增加了悲叹而已。从信中得知您就在京城,温习学业里进修的要点本在求得安宁。

只恨我这个粗陋的人,永远被抛开了。命中如此,知道了还有什么好说呢?从去年秋天以来,经常恍恍惚惚若有所失。在热闹场合,有时强颜欢笑,更深夜静独自一人时,无时无刻不珠泪成串。甚至睡梦中,也常常由于离别忧思而抽咽。

缠绵恩爱,一时如同平常一样,幽会还没有结束,惊魂已随梦断。虽然半边被窝还是暖和的,但想起您来已非常遥远。前些日子分别后,转眼已过一年。长安是行乐的地方,到处都会触动情思。好在您没有忘记我这微不足道的人,眷恋之情从未倦怠。

我浅薄的心意,无法用来酬报您。至于生死相守的盟约,却永远不变。我从前因为您是中表之亲,有时同在一起吃饭。我经不住诱惑,便献出了一片痴情。少女情不能自禁。

您像司马相如用弹琴挑逗卓文君那样来挑逗我,我却未能像高氏之女用投梭拒绝谢鲲那样拒绝您。等到我们同衾共枕时,情深意长。

我一片痴情,以为可以有所寄托,怎能想到见您之后,却不能缔结良缘,而我却以自已献身为羞耻,不能公开侍奉您。毕生长恨,除了悲叹还有什么好说的!假如仁人的心,能成就我卑微的心愿,那么我就是死了,也像活着一样。

如果旷达的人不屑私情,忽略小节追求大业,把先前的情分看成丑行,把诱迫的誓盟认为是可以不用遵守,那我将骨毁形销,赤诚之心永不改变,如同坠落的花朵和枯叶依风随露,仍然托身在您脚下的尘土之中。

生死至诚,尽言于此。对着信纸呜咽流浪,感情无法表达。千万保重,千万保重,玉环一枚,是我小时玩的东西,寄给您佩带在腰上。玉表示坚韧不变,环表示周而复始永不断绝。附带寄上乱丝一缕,斑竹茶碾子一个。

这几样东西不值得珍重,用意是希望您像玉一样坚贞,我的志向像环一样永不改变。泪痕留在竹上,愁思萦绕如丝如缕。用这些东西表达感情,作为相爱的见证。

心靠得近,身子却离得远,相见无期。幽恨凝聚!神驰千里和您相会。千万保重!春风吹着常易得病,努力加餐为好。自己多保重,不要以我为念。

《唐传奇》—莺莺传

张生把她的信拿给朋友看,因此当时很多人都知道这事。他的好友杨巨源喜欢写诗,为此写了题为《崔娘》的一首绝句:

清润潘郎玉不如,中庭蕙草雪销初。

风流才子多春思,肠断萧娘一纸书。

张生的朋友听到这事,都觉得很讶异,然而张生的情意已断绝。元稹和张生非常友好,便问他为什么要断绝跟莺莺的关系。

张生说:“大凡上天所造就的绝代佳人,不危害她自身,就一定为害他人。如果崔莺莺婚配富贵人家,凭借着娇宠,不成云不成雨,就成为蛟成为螭,我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

从前殷商的辛帝,西周的幽王,拥有百万人口的国家,力量很雄厚,然而一个女子就可以破坏它,溃散他的民众,宰割他的躯体,至今仍被天下人耻笑。我的德行不足以战胜妖孽,因此只好克制感情。”这时在座的人全都非常感叹。

后来,崔莺莺又嫁给别人,张生也另外娶妻。有次他刚巧经过崔莺莺住处,便透过她的丈夫告诉崔莺莺,请求以表兄的身份见面。丈夫告诉她,崔莺莺却始终不肯出来。张生哀怨的心情流露到脸上。

崔莺莺知道后偷偷写一首诗:

自从消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

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

终于没有见他。几天以后,张生要走,她又写一首诗来谢绝:

弃我今何道,当时且自亲。

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从此再也没有消息。当时的人大都称赞张生是善于补过的人。我常在朋友聚会之时,谈到这件事。要使聪明的人不再做这种件事,而做了这种事的人不要再被迷惑。

贞元年间的一个九月,友人李公垂住在我靖安里的家中,我同他谈到这事。李公垂极称奇异,便写了《莺莺歌》以传播这件事。崔氏小名莺莺,李公垂以她的名字作为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