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燊网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燊网网 » 测试

埃尔多安和特朗普不一样的回归传统之路

 



针对特朗普之前发布的从叙利亚撤军命令和由此产生的争议,致使美土双方暂时压下的矛盾再掀波澜。也许是意识到在美军撤出之后,打击伊斯兰国的中坚盟友库尔德人会受到土耳其的无情打击,甚至会发生种族清洗的人道灾难,特朗普对之前欠妥的撤军问题做出了部分修正,并向土耳其施加压力,促使其保证美军撤退之后不会攻击库尔德人。


作为伊斯兰世界中的世俗化力量,库尔德人和以色列一起构成了美国在中东地区基于道义而不仅仅是基于利益的盟友。库尔德人也是中东地区抵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健康进步力量。


本来以为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之后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埃尔多安,想不到特朗普在库尔德问题上的态度如此坚决。1月8日,埃尔多安拒绝会见前来访问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随后议会的演讲中他称土耳其无法接受代表特朗普的博尔顿提出的保护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要求。当天土耳其里拉一度跌幅超过2%。


快人快语的特朗普在13日的推特上以强硬的语气表示:“如果他们(作者注:土耳其)打库尔德人,将会重创土耳其经济。”果然当天土耳其里拉开始小幅下跌。

 

14日晚上,峰回路转,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和埃尔多安通话讨论了打击“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北部建立20英里“安全区”的问题,并谈及美土经贸合作“有大幅度扩大的潜力”。



这其实已经不是土耳其经济第一次受到土美关系冲击了。在去年因为牧师居伦被指控参与土军方政变被囚禁一事,特朗普在2018年8月10日的推特上宣布对土耳其的钢铝加倍征税,消息一出,导致土耳其里拉应声暴跌。一日之内大跌27%;而在短短三个月之内,土耳其的GDP总量腰斩!


本来已经迈入发达国家门槛的土耳其瞬间被打回原形,以恢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传统为己任的埃尔多安的大国梦的经济基础荡然无存。


我们提到埃尔多安,总是会提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其相对应的就是土耳其的世俗化力量,它也是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大力推行的世俗化改革所保留的现代化最大成果。这是千年老大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从崩溃走向新生,不至于沉沦的最大原因。


一般在世界各国,军队基本都是最保守的势力,政变和武人干政,也是民主化的杀手。不过在土耳其,军队反而是捍卫世俗化即现代化的中坚力量。自凯末尔之后,正是军队通过一次次的政变推翻了力图推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的复辟,保护了土耳其的现代化成果。


不过在2016年政变中军方失败,没有推翻埃尔多安所代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力量。埃尔多安趁机对军队进步力量进行了清洗。土耳其的世俗化和民主化进程渐渐疏离正道,这是土耳其和西方关系日益紧张的最大原因。

 

土美两国冷战时期因为共同对付苏联的需要,结成了盟友关系,土耳其也是北约各国中常规军力规模仅次于美国的中东强国。如今彼此交恶的原因不仅仅是埃尔多安意图恢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传统,还有土耳其左右逢源于美俄两大国、对库尔德人无情打击、镇压异议人士和世俗化进步力量等等。


现代国际关系有时候的确是只有利益没有道义的。二战初期,为了拉拢苏联对抗德国,波罗的海三国成为西方大国绥靖苏联的牺牲品。因为一个牧师,让经营了数十年的盟友瞬间破裂,这大概是现代大国关系上最富有戏剧化的情节。


 面对特朗普的强硬,埃尔多安气急败坏,指责美国:“你们正在以北约架构下一个战略型合作伙伴换取一名牧师。”在埃尔多安眼中,为了一个屁民的生死存亡置春秋大梦和国际关系于不顾,这不是因小失大么?同理,这一次,埃尔多安当然也不理解为何为了连国家都没有的库尔德人能够和自己这个抵抗俄罗斯的铁杆盟友再一次撕破脸呢?

 

特朗普打破了国际关系只讲利益不讲道义的铁律,让现代国际关系恢复了人性的光辉。其实如果理解了特朗普“让美国重新伟大”的竞选承诺和上台以来一一兑现承诺的施政风格,就不难理解特朗普的所作所为。



众所周知,主导美国政治事务的民主共和两党,共和党的选民基本盘是以基督新教为信仰的群体,体现着美国的立国精神,那就是开拓进取,创新勤奋,追求自由和道德勇气,在政治概念上,它是保守稳重的右派。


对于美国来说,宗教不是可有可无的。从信仰层面来看,所有的文化成果和文明成就,本就是为着荣耀上帝而存在的,除了有上帝形象的人之外,哪里还有什么更加重要的利益?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虽然规定国会不得制定确立国教或禁止宗教活动自由的法律,不过这些被欧洲母国因为宗教信仰逼迫流放的清教徒的后代们,制定“不得确立国教和禁止宗教自由活动自由”宪法的初衷,正是为了保护他们按照《圣经》的标准而不是按照垄断真理的教会教皇或者世俗权力的标准来信仰上帝。


宗教对于西方文明,其实也的确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许多人以为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剧变,仅仅是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这样的政治人物的功劳,却忘记了教皇保罗二世和特蕾莎修女在宗教信仰层面的道义号召力量。这种力量甚至远比政治和军事压力更加强大。也正因此,这一不亚于世界大战的苏东波没有演绎的太过惨烈痛苦。

共和党议员(绅士)VS

民主党议员(草根


反观民主党,在政治概念上,它是激情理想的左派,代表数百年来人类追求公平正义开放包容的政治理想,例如主张男女平等,给少数和弱势群体公平待遇,主张同性恋合法婚姻等等。作为年轻选民,肯定会更倾向于支持民主党,因为它代表着理想。不过许多时候,它被人骂为白左,圣母婊。对于世界影响深远的全球化,正是民主党这种左翼政党大力推行的产物,它获得了社会精英,学院派,华尔街资本和大众传媒力量不遗余力的支持。


当然,这两党的基本盘和支持者也并非完全与以上所说重合,特朗普的施政方针也不是完全符合共和党的传统。作为旁观者,真不能简单说哪个政党更好,哪个政党奉行的政治理念更利于美国发展,这一切得由美国人民来判断选择。两个政党的制衡和轮替,保证了美国不至于陷入任何一种极端趋向。从历史来看,共和党的确对外更加强硬,它简直就是独裁者的克星,代表人物如对苏联强硬的里根,打击推翻萨达姆的布什父子。

 


同样要回归传统,埃尔多安是要回归把土耳其拉回中世纪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传统,而特朗普的“让美国重新伟大”,同样也是回归传统,只不过它是要矫正民主党推行的过于左倾的全球化,回归美国的立国精神。这种全球化已经异化,它让华尔街资本、华盛顿左翼政客、文化精英及全球权贵获利颇丰,却让美国制造业空心化,让中产阶级滑向贫困,让世界更多的普通民众陷入赤贫。


双方的传统基础不同,特朗普要回归的传统,是美国立国基础的基督新教,乃是经过现代化宗教改革的产物,是现代西方文化中最为精华的部分;而埃尔多安所要要恢复的传统,正是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汲取营养的原教旨主义。


历史进化论的拥趸们总是认为历史是在前进的,但是土耳其的现实告诉我们,历史未必前进,反而有原地踏步甚至转身后退的可能。不过,土耳其依然是伊斯兰世界中极少数融入现代文明秩序的国家,变化花样的强人领袖埃尔多安也无法改变文明的通例和世界大势。让习惯了文明的民众重蹈野蛮的覆辙,究竟有几个所谓的强人可以做到呢?

 

扫码关注与分享本公众号,

就是最大支持与鼓励!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