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燊网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燊网网 » 测试

【生活笔记】河南 王自亮‖ 年画 姥爷

 年画  姥爷

文/王自亮


年三十,行走蒲地,似乎是一夜之间,家家户户贴上了红艳艳的门画,挂上了灯笼,一个个村庄面目生动,就像女人醉酒后酡红的脸。


我们家的门画是二十九晚上,我和父母开车匆匆赶到老家贴的。先贴大门,天已薄暮,贴过后,天已经黑下来了。好在邻居军大娘拿了手电过来照着,才草草贴完剩下的门画。


人是衣裳马是鞍。门画掩映的小村,鲜鲜亮亮。


贴门画前先要撕。把以前的门画撕下来。这些门画为风雨所侵,已经褪色,残破。嚓的一声,似乎揭掉了一层时光的伤疤。


父母贴门画总要熬浆,用面糊在锅里加热。这样贴的结实。老屋门上厚厚的一层浆印,就像是大木的年轮。哪一层带着姥爷的温润体温,还有手香呢?


姥爷是一个奇人,他七十岁大病一场之后,一个粗粗壮壮的庄稼汉子,忽然就成了半个神仙。研究奇门遁、周易卦相,还给人写门画。他脑子聪慧,读书过目不忘,又写得一手好字。那个时候,每到过年,姥爷都要给人家写对联。往往一写半道街的联子。他生性清高,从不求人,但对别人所求,却非常热心。没有红纸,哪怕自己买裁,也要写。

姥爷有二男三女。我母亲是他的小女儿。姥爷最疼。母亲也最似姥爷,清高耿介。有什么事,宁亏己不亏人。年轻时落了一身病。姥爷便天天搜求偏方,还用奇门遁等方法,竭尽了心力。我家刚刚盖了大瓦房。姥爷就在院后面翻翻拣拣,打磨出一块大青砖,刻了“泰山石敢当”,又涂以朱砂。用钉子打了眼,挂在屋后墙上。隔了一段时间,姥爷又用砖头刻了一块,挂在更高一点的地方。如今,行走各地,泰山石敢当的刻石见过很多,但一道后墙挂两块的,却没有。这大概只能是姥爷这样的人,又出于父亲对儿女的爱,才能做出吧。每岁春节,姥爷都要来我家,在阁楼上神像前摆弄,焚烧黄裱,写些符篆一样的文字。并带来他写的对联。现在我家堂屋阁楼上还贴着他写的一副字: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字已褪色,但丰满秀挺。


姥爷暮年却不好。因为一点事,小儿子搬到了外地。他为儿子卜了一卦,说出来比在家里好。可姥爷那口气却出不来,八十的人了,只是守在空荡荡的小园里,悄悄抹泪。暮年思子,多么令人凄楚。第二年,姥爷就大病一场,在这年正月初七,去世了,走入了时光的深处。和他曾经写的那些对联一样,在风雨中飘零,沦落,无踪无迹。

                 

【特别推荐】本刊编辑部‖第二届国际东方散文奖有奖征文启事  

【大赛通知】本刊编辑部‖第二届国际东方散文奖组委会紧急通知 


主        办:《东方散文》杂志社

顾        问:林   非    贾平凹     万伯翱

                   韩石山    刘玉堂     石   楠

社        长:刘云龙

总        编:憨   仲

副   总   编:蔡永祥   毛小东

总 编 助 理:邵宝珠   冯小军

编辑部主任:白  冰

责 任 编 辑:杨玉泰    国际军    张广利

                     陈庆连    丁    素    路曼曼    

统一投稿邮箱:dfsw123456@163.com(友情提示:来稿限原创首发作品,投稿时,请将作品与作者简介和生活照一起发邮箱,如有高清配图,可一并发来,十天内微信平台未刊发可另投,今后纸刊所有文章均从东方散文杂志、东方新韵、东方文韵三个公众号选登。)

 欢迎关注东方散文杂志

一本有民族文化传承的杂志

一个有历史责任感的平台

相关报道